业务学习

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资讯 > 业务学习 > 正文

【阅见北疆 传承师范精神】“我用过的课本”馆藏生物学旧教材文献展

作者:   来源:      发布日期:2024-05-22   浏览:

教材是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共同记忆,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很多人接触到的第一本书就是课本。教材的演变,就是一部中国教育改革历史。我馆通过70年的馆藏建设,收录了一批旧教材。其中包括民国时期教参、新中国成立初期教材、内蒙古地区使用过的蒙古文旧教材、我校编译八省区使用过的蒙古文手绘油印教参资料等。这批文献与中国的教育发展、学校的学科发展密切相关,是党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教育普惠的真实写照。

由图书馆特色馆建设部、开放服务部牵头、资源建设部、综合部参与的“我用过的课本”--馆藏生物学旧教材文献展,在赛罕馆一楼进行展出。

undefined

undefined


本次文献展有民国时期生物学相关教参、新中国成立初期生物学相关教材、内蒙古地区使用过的生物学蒙古文教材、八省区使用过的我校编译的生物学手绘油印教材以及我校生物学著名学者著作等。民国时期生物学相关教参,如中国动物遗传学的创始人和动物行为学、生物学史研究的开拓者陈桢编著的《生物学》复兴高级中学教科书,商务印刷馆发行,民国三十五年[1946];民国早期国立武汉大学著名生物学家王其澍编著的《近世生物学》国难后第一版,商务印书馆,民国二十二年[1933]等。民国时期是我国教科书发展的重要时期,这一时期实施了教科书的中国化,即从教科书的翻译,编译发展到自编过程。

新中国成立,掀开了我国教材编写事业的新篇章。以解放区的教材制度为依据,通过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将全国教材的编写、审定、出版、发行权收归中央。新中国成立初期生物学教材,如中国古脊椎动物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杨钟健编撰的《古生物学研究法》,商务印书馆,1951年;中国近现代著名昆虫毒理学家,教育家张宗炳编著的《生物学制片学》商务印书馆,1951年等。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除民国时期教参和建国初期旧教材等特色馆藏外,本次还展出了馆藏《内蒙古植物志》第一版到第三版,作为生物学学生必备的教参,是有我校生命科学奠基者和支援边疆的老一代生科教师参与编写的。本书不仅是一部内蒙古植物的百科知识,还对临近省会植物志的编写产生了重要影响。生物系蒙古文手绘油印资料,深刻的展现了生命科学学院老一辈教师为学科建设的专研精神和人才培养的北疆教育家精神。同时,展现了内蒙古在党和国家民族政策

的普惠下,民族教育得到前所未有发展的真实写照。

undefined

undefined

欢迎各位读者参观!

展览地点:图书馆赛罕馆一层

展出时间:5月20-620